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民族民俗

壮族习俗

发表时间:2017-01-12
?壮族习俗 家庭 壮族家庭一夫一妻制。父亲是一家之长,掌管家庭经济、生产及生活安排。如果父亲过世,儿子未成年,则由母亲管理家务。儿子婚后便独立生活,父母常与小儿子生活。家庭分工,部分乡镇存有男耕女织遗风。男子承担繁重农活,妇女在家操持家务,但在农忙时节,妇女也参加田地劳动。改革开放后,许多家庭是妇女承担家务农活,男子外出劳务,年青女子也外出务工,增加家庭收入。 居住 域内壮族大多聚族而居。壮族村落多选在地势较高、背靠青山、面朝溪河的地方,一般是依山傍水、通风向阳的平地,少则十几户,多则几十户甚至上百户。以向阳为佳,或坐西向东,或坐北朝南。习俗认为,东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象征生活蒸蒸日上;向南风和日暖,人畜兴旺,吉利呈祥。村名为其祖先依地理风貌和地形特点而定,多与当地地名相符。有村长或屯长,或称寨老,由众人推一名有威望阅历深的人担任,负责管理村寨里的日常事务,调解纠纷,但不计酬。 部分居住城镇的壮族住房仿照汉族平房建设。住在山区里的壮族大部分还保持古老的干栏式楼房。干栏式住房是古越人巢居演变而来,具有干爽、朴实、轻巧特点,分为全楼式干栏、半楼式干栏、地居式建筑3种。 全楼式干栏建筑主要见于雅龙、六也、七百弄等乡的山地民房。一般为竹木结构,竖木为柱,四周及楼板多以木板或竹蓠合拼而成。主要构件为木料,或三间一幢,或五间一幢,分下层、中层、阁楼3部分。下层高2~3米,用作牛栏羊圈猪舍鸡房及厕所或堆置柴草、农具等。中层住人,一般分为三开间或五开间,中间为厅堂,用于祭祀祖先和接待客人,两侧用木板或竹篱作屏风,分隔成若干间卧室或客房。阁楼多用置放粮食、家具杂物,若家人多,阁楼也有卧间。为避风吹日晒雨淋,主房两侧多建偏厦,紧贴两面峰山,偏厦宽度相当于三分之二的开间,一般作住房或橱房及贮存杂物、米仓等用。厕所在下层或屋后两侧。晒台(排)建在屋外向阳面的正门前或偏侧,与居住层平齐相连,主要作晒粮食用,平时用作洗涤、乘凉等。楼梯多建于正门前,进屋门梯有石砌、有木制两种。一座干栏,一般高约11米,长约9~12米。 半楼式干栏多见于石山地区居民的建筑式样,与全楼式干栏不同点是前半部为板楼,与全楼式干栏相似;后半部砌成坪台,近似地居式,与全楼式干栏装饰无异。分下层、中层、阁楼3个部分。 地居式建筑多见于地势比较平缓的土山平谷地区居民村落。其结构为砖墙瓦顶、泥墙瓦顶两种,也有木料骨架,上盖瓦片或茅草稻草。地居式建筑一般三开间、五开间,中间为厅堂,作祭祀、会客用,两侧用砖或泥作间墙分隔为多间卧室和客房,一侧或两侧设偏厦。因无下层,故须另建牛棚、猪舍、鸡房、厕所和晒场,牲畜房常建于屋后,其间用天井隔开。有的是主体建筑和附属建筑连在一起合成四合院,在干栏四周以竹木或荆棘作篱围,在干栏与篱围间空地上种蔬菜、果树等,人住、畜禽棚舍、晒场、厕所安排得井井有条,安然舒适。 壮族风俗,建房前要请地理先生择方定基,定 “龙脉宝地”,选吉日破土开工,屋梁木一般由舅家送来,漆成红色,上梁时在梁上吊红布、谷穗,以求人丁兴旺,五谷满仓,畜禽满栏,钱财满柜。新居落成择吉日良辰入屋, 张贴对联,鸣放鞭炮,备足酒菜,宴请宾朋,祝贺新居。 1949年以前,壮族住宅,少部分建砖屋瓦房,大部分均住木草屋。木草屋是以木料为架,茅草盖顶,竹篱当墙,有的部分仍住用3根木头搭架,茅草盖顶的“三叉茅草房”。1949年后,特别是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后,“三叉茅草房”逐渐减少,相当一部分住茅棚的农民大都起了木架瓦盖或石砌瓦盖,有的建起钢筋混凝土的平顶楼房。 服饰 1949年以前至合作化时期,壮族男女老少,着装都是蓝靛黑色土布。自种棉花,自纺纱,自织布,用自制蓝靛反复泡染,平叠于光滑石板上,用光滑的木槌精心槌打,直至布面平滑铮亮,反光如镜,成为制衣布料缝制服装。壮族把这一特有的服饰称为“镜面青天衣”。老年男子,上穿右衽全襟大褂,衣长过膝,平领阔袖,黑布滚边,布扣或铜扣,布扣是用布带纽结而成,无兜、衣身硕大,有的加黑布肚带绑扎,下穿大管长裤(大裤腰、宽裤脚),两面全档无扣,前后不分,镶8寸左右裤头,用布带扎之,脚穿黑色千层翻底布鞋,头戴黑色布帽或包扎黑布头帕。中青年男子,多穿对襟布扣“唐装”上衣,胸前左右两侧设衣袋2~4只,无盖,裤子、鞋子与老年男装相似,20世纪60~70年代,多数壮族男子改穿国防装、中山装、青年装(学生装)、春秋装、茄克或西装等。 壮族女子穿黑蓝色平领阔袖,右衽全襟大衣,绣花滚边的土布上衣,下身裤子宽头大管,与男裤相同,脚穿尖头、缀锦绣面布鞋,头包土布花巾或“西雅(洋)”毛巾,中老年妇女蓄长发,挽成山螺状发髻或发辫置于后脑壳正中,未婚少女有的盘长发,有的剪短发,或梳流海,修柳叶细眉,首饰以银质和玉质为主,有手镯、耳环、头簪、银绳、银针等。壮族姑娘,喜群而聚,每逢年过节,逢圩赶集、走亲访友都以同村同辈人结伙作伴,从头到脚,服饰一式。1949年以后,特别是20世纪70~80年代以后,壮族妇女的衣裤装式,从服饰至头饰基本上与汉族妇女相同,但在岩滩、都阳、羌圩、乙圩、北景、板升一些乡镇部分女青年仍穿低领右衽、满襟滚边上衣,下身穿宽口长裤,脚穿绣花鞋,头包印花或提花毛巾,仍保留传统式样,但布料多为上市选购的确良和毛料缝制,自种自纺自织的布料已为少数。挑担时,多数壮民在肩上垫一块用布料制得结实、精美的肩垫。 “镜面青天衣”制作主要过程:每年春季,农家用一小块地种植蓝靛,夏末砍收,打碎加水捣成蓝靛浆,过滤沉淀成浓浓的蓝靛浓浆,留作染料备用。采用自种的棉花,妇女自行纺纱,用小型木制的织布机织出白色的布,俗称“土布”,布幅宽度一般是1~1.5市尺,最宽为2市尺。到秋季,天高气爽时,开始染布。将一定量的蓝靛浓浆放入大水缸中,用热水按一定的比例稀释搅匀,将土布放入染缸中并不断搅拌,使布着色均匀,然后取出,拿到河、沟水中轻轻摇动漂洗,后在树荫下晾干,绝忌阳光爆晒。如此反复染、晾一二十次以至三十次,土布染上了厚厚的一层蓝靛。然后,上山找回一种壮话称为“浆树”的树叶。浆树的中药名叫青凡来、四眼草,或俗称“鬼画符”。浆树叶放入锅中加水煮沸,过滤去渣,再加入适量牛胶煮成稍有粘度的稀糊状树浆,倒入染缸中,把染好色的布放进缸中,不断搅动,称“上浆”,缸中的布着浆均匀后取出,稍晾至半干,再拿到河、沟边去漂洗,漂洗时只能在水中将布搅动,绝忌搓洗,洗掉多余的浆水,使布平滑,最后取回晾干。布料上浆晾干后,拿到村边备有的平滑石板上,逐段铺上,村中女伴自然来帮忙,三四人持木杵,如打铁状轮流反复舂打,村头发出“咚、叮、嗒、当”的响声,逐段将布全条打得平滑、发亮、反光。将舂好的布,量体裁制衣服。衣服的式样,大致是仿唐装,男上衣前面开衣襟缝上纽扣,女上衣为包胸腹大襟右肩前连腋下缝上纽扣,全部手工针缝,纽扣亦全是布条扭结而成。有的男装布料不一定加工得那么精细,只染一二次而已。女装裁缝好后,嫁衣还要绣花。一般壮家姑娘,年制一两套,富足之家年制3~5套。节日汇集,尤其在歌圩上,人群中蓝光闪亮,阳光反射时,更是一番亮丽。“镜面青天衣”因穿着密不透风,热天使人难熬,加上制作费工费时,随着机织布大量上市,价格适宜,这一传统服饰逐步消失。到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羌圩、乙圩、岩滩、北景尚有部分流行,80年代有少部分,90年代基本消失,代之以市场销售的时装。 饮食 壮族一日三餐,侧重中、晚餐。以玉米、稻米为主食,辅以红薯、竽头等。沿河谷地壮族以稻米为主,以玉米、红薯、豆类为辅;石山区壮族以玉米为主粮,兼以薯类、豆类、小米、高粱等。玉米的食用方法,多是磨粉筛糠去杂后煮成玉米粥或玉米干饭,糯大米、糯玉米多用作粽粑、馍馍、三角粑、五色饭、水圆等食品。 壮族的菜谱随时令而变。春夏以苦脉菜、南瓜苗、蔬菜为主。秋冬有豆角、蔬菜,兼以黄豆、饭豇豆辅之,另有竹笋、萝卜、红薯叶和野生食用菌如木耳等作补充的菜肴。菜类主要有苦脉菜、南瓜苗、黄瓜、南瓜、大蒜、葱、竹豆、黄豆、黑豆、四季豆、丝瓜、佛手瓜、白菜、芥蓝菜、芥菜、萝卜、辣椒、韭菜等。苦脉菜、芥菜、白菜等除平时食用外,还可用开水烫晒干贮藏备用作淡季蔬菜。 食油以猪油为主,兼食茶油、花生油,石山区也有以火麻、葵花籽、黄豆代油,黄豆代油的做法是把黄豆舂成粉末状,加水拌盐煮熟后掺入青菜续煮熟,叫“豆腐瑶”菜或“合渣菜”。 壮族有杀年猪的习惯,春节前夕,家家户户杀年猪,除鲜食一部分外,余下部分猪肉可制成腊肉,留作平时加菜、待客、过节、送亲等。 壮家腊肉做法:将新鲜猪肉切成长条块状,加适量食盐拌匀,置于坛中腌制5~7日,然后取出吊于火塘上温烤,用微火或烟熏至干水,呈焦黄半透明即成,一般可食4~5个月,大猪可延食到8~9个月甚至来年。 有的壮家备有酸坛,自制酸菜。夏初腌酸,平时食粥,用酸菜佐粥,系一传统佳食。制酸原料,以薤头为主,也有用萝卜、黄瓜、凉薯、木瓜、豆角、芥菜等腌制。 壮家人有饮酒、酿酒习惯,酒多自酿,以大米、玉米、高粱、红薯、木薯、甘蔗为主料合上酒曲发酵酿制。 山区壮族喜食辣椒。都阳、北景、岩滩、羌圩、乙圩等地壮族喜吃五色糯米饭。每年农历三月三、清明节、端午节、中元节等民间传统节日和其他喜事,家家户户都蒸煮有五色糯米饭。 五色糯米饭做法:将枫叶、黄花、紫番藤等植物砸碎或炒青浸入热清水中,待植物浆汁出尽滤去杂质后,将糯米浸泡于浆汁里,让其染上颜色,然后滤干放入蒸笼或蒸锅以猛火蒸熟后,制成清香、鲜艳、可口的五色糯米饭。 贡川、共和、大化等乡镇的壮族喜吃鱼生。 六也、都阳、大化等乡镇盛食鱼脍。 鱼生的做法:将鱼鳞刮净,去皮,去内脏,抹干血水去腥后,切成薄片,配以醋、酸菜汁、花生油,以酸菜、香菜、花生仁等为配料拌调而成。 鱼脍的做法:将鱼鳞刮净,去掉内脏,切成薄片,然后配上醋、花生油、少许白糖,腌制5~10分钟,然后去水,再用此腌制水入锅大火烧沸,配以酸菜、香菜等佐料拌调至温热不荡手,与腌制的鱼片混匀即可食用。 节庆 壮族节日,有春节、元宵节、二月二、三月三、清明节、四月八、五月五(端午节)、六月六、七月十四(中元节)、八月十五(中秋节)、九月九(重阳节)、十月十、冬至、除夕。其中春节、三月三、清明节、中元节比较隆重。 春节 农历正月初一为春节,为一年中最隆重、最盛大的节日。春节活动从腊月二十三日开始,至正月十五六日结束,壮民俗称“过年”。自每年腊月廿三送灶王后,男的准备年货,砍柴割草,修整房屋,妇女拆洗衣被,打扫屋宇,缝制新衣。腊月廿五六各家各户陆续宰杀年猪。除夕(年三十晚)前,在外地工作、读书或外出打工做生意的回家与家人团聚,吃年夜饭。年三十晚,大人煮粽子、炸米花、舂糍粑,准备初一饭菜,小孩挑灯夜读,讨取吉利,希望学业上进,女子做针线活,以图心灵手巧。当晚夜火不熄,全家欢乐不眠,坐等鸡叫,俗称“守岁”。至正月初一凌晨一两点钟,鸡啼头遍,家家户户燃放鞭炮。正月初一(大年),男女老少穿着新衣,祭拜祖宗,晚辈向长辈拜年,共吃汤圆。从正月初二起,各家各户,三亲六戚,迎来送往,互摆酒宴。夫妻双双带上孩儿,提肉打酒携鸡赴岳父母家省亲拜年。城区舞狮队,初二、初三,巡游各圩镇街道和人口密集的乡村住户舞狮舞龙,各种文娱体育活动百花竞艳,以篮球、象棋、扑克等各种比赛甚为热闹。直至正月末,人们相见时,晚辈向长辈祝贺“新增寿”、“新年安康”,长辈向晚辈贺“新年发财”、“生意兴隆”,同辈之间互道“新年好”,大人要给小孩发“压岁钱”。 壮族过年有制作扣肉、粉蒸肉、白切鸡、全鱼、豆腐圆、米花糖等习俗。扣肉称红扣,豆腐圆是用水豆腐滤干包扎肉沫拌蒜沫、木耳等佐料捏成圆形,蒸煎至呈黄色熟状即成。粉蒸肉做法是将猪肉中的五花肉切成片,拌以米酒、盐、山姜、五香粉等佐料混匀,有的加上黄豆粉或糯玉米粉,放入蒸笼以猛火蒸熟即成。 壮族有制作白米馍、黑糯粽粑赠送客人习俗。黑粽粑是用糯谷禾草烧成灰后掺入糯米舂拌染色,簸去炭灰即成“黑米”,再用绿豆、猪肉为馅包成粽粑,其味可口,久置不变质。 除夕,有不出门为客之俗,认为此时去串门作客是“讨食”,是乞丐所为。大年初一鸡啼时分,壮家妇女打着火把争着去水源处挑水,并先喝一口,此水称为“聪明水”,谁先挑先喝此水日后即聪明能干。岩滩、羌圩、乙圩一带自称“布安定”、“布蛮”的壮族正月十六“收节”,自称“布侬”、“布依”的壮族正月十五元宵节“收节”。正月下旬,各家各户有吃黄花饭习俗。认为人吃黄花饭可避邪,避蛇、虫(蚊子)钉咬等。黄花饭是取在山崖边生长的蜜蒙花,浸于水锅中煮沸出汁过滤后,用汁水煮饭。煮黄花饭时,用适量汁水配与大米和自制腊肉、腊肠等入锅煮干饭,至熟即可食用,芳香可口。 三月三 农历三月初三日是壮族传统节日。壮族各家各户用红兰草、黄姜(黄花)、枫叶等芳香草料煮汁浸染糯米,蒸煮成色鲜气香味美的五色糯米饭,染红绿彩蛋、宰鸡、鸭、鹅等祭祀祖宗,然后全家取食。一些地方还用枫叶插于门口,避蛇入室。都阳、岩滩、羌圩、乙圩、北景等乡镇的青年男女穿上节日盛装,携带五色糯米饭和熟彩蛋赶歌圩,聚集在约定地点,对唱山歌,结交朋友,谈情说爱。三月三成了这一地区壮族的歌节,又叫歌圩。以歌择偶是三月三歌圩活动的主要内容。在歌圩盛会期间,壮族青年男女穿梭对歌、赛歌,进行娱乐和社交活动。至20世纪70年代,歌场主要设在岩滩红水河河畔的龙盘(常吉村琴常屯附近与协合村弄力屯隔红水河相望)、岩滩棉山村棉圩定圩、北景平方山脚、乙圩坡能坳和羌圩艾圩等人、物集中的地方。20世纪80年代以后主要云集岩滩电站大桥附近,每年三月三歌节,一般聚集数千至万余人,歌声此起彼落,几天几夜不断、歌场上男女自由对歌,不用歌本,触景生情,随口成词,开口成歌。若男女互相看中,则从歌友变为情人,有的结伴终身,故三月三对歌魔力巨大,令青年男女神往。男女青年常在三月三到来之前,向老歌手拜师求教,或请“师傅”临场指导。“文化大革命”期间,唱山歌被视为“伤风败俗”而遭禁止,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改革开放以后,传统歌节重新恢复。文化部门经常在三月三歌节组织大型的赛歌娱乐活动。随着经济的发展,商业活动在歌节中也占了很大的位置。在每年三月三的岩滩歌圩场上,推销农产品的农友随处可见,摆摊设点的个体商比比皆是。饮食店、商店、旅店等亦广开大门,迎宾接客。一些厂家还在歌圩上大作广告,宣传其产品。三月三不仅仅局限于男女青年谈情说爱,实际上成为了广泛意义的传统歌节。 清明节 清明节是以上坟扫墓、祭祖为主要活动内容。每年清明节,在外地工作或外出打工经商者都回家扫墓以示不忘祖宗,以求祖先保佑。扫墓时各家各户蒸五色糯米饭,杀鸡煮肉,带肉、酒、香、烛、纸钱、鞭炮等上山到墓地祭扫祖坟。到了坟山,先为祖坟除草添土,修整坟包,然后在碑前摆上供品,点燃香烛祭拜。在焚烧纸钱,插上纸幡,对先祖行鞠躬礼之后祭拜方算结束。有的地方同一祖宗的成员经常联族扫墓。学校、机关单位还常在这节日里组织学生、干部群众为烈士扫墓,向烈士献花圈,进行革命传统和爱国主义教育。大化、六也、百马、贡川等乡镇的一些地方有在重阳节进行二次扫坟的习俗。 端午节 农历五月初五日为端午节,壮家人时兴杀鸡煮肉,包粽子祭祖。一些地方还兴喝雄黄菖蒲酒,并把雄黄、菖蒲捣碎浸酒撒在屋内外,或将“龙骨刺”悬于门旁,驱魔避邪,以防蛇虫入屋。一些地方还有端午日百草皆药之说,每临是日,人们采来各种野草,煎汤浴沐,以防杂疾传染,采草时唱“采药歌”,边唱边采。 中元节 壮族大节之一,是壮族祭祀祖宗灵神和布施“野鬼”的重大节日,俗称“鬼节”。“鬼节”祭祀活动从农历七月初七开始,七月十四进入高潮。自称“布侬”、“布依”的壮民分别在十四日和十五日结束,自称“布蛮”、“布安定”的壮民到十六日方“完节”。七月初七,各家各户烧香设供,“迎接”祖宗神灵,十四日杀猪、杀鸡、宰鸭,盛情供奉,大祭列祖列宗,这日家家神台明烛高照,香烟袅袅,供台上美酒佳肴,以示虔诚孝心。七月十四当晚,家家诵念祖恩,焚烧纸衣、纸钱,祈求祖宗神灵护佑全家人畜安康福寿,三岔路口焚香烧纸洒水饭、供奉过路鬼魂。另外,有亲属新近去世的家,七月初七(“七夕”),其亲戚需带上鸡、鸭、纸衣、纸鞋、纸钱等祭品到新坟前祭拜。 婚姻 域内壮族缔结婚姻,一般经过说亲、订婚、结婚等3个过程。 说亲 1949年以前,壮族男女青年联姻,多由父母包办,有的虽然通过歌圩对歌物色对象,但也要媒人作中介,父母作主,通常是男方父母择吉日派遣媒人(能说会道,且对双方都了解的亲戚或朋友),带两块红糖(也可多些,但必须是偶数)到女方家向女方求婚,俗称“讨媳妇”。媒人要把男方的家境、人品等情况介绍给女方父母。如女方父母应允,收下礼品。男方再择吉日邀一伴郎与媒人一起到女方家认识女方(对象)。男女双方青年互认,同意联姻后,男方再派媒人前去取姑娘生辰八字,请算命佬“合年庚”,叫“合八字”,如两命相克,认为双方难配姻缘,婚事即告吹;若两命相合,可结为伉俪。男方则转告女方双方“命庚”相合,并约定订婚日。 订婚 订婚前,男方需了解女方有多少同宗叔伯兄弟,然后按户数备礼赠送。礼品多为猪肉、酒、糖、饼、糍粑、定金等,数量多少依家庭经济状况而定。一般为猪肉、酒各为30~40斤,糍粑约100个,定金50~100元不等,择吉日请族中一位长辈(通常称为“亲公”),上女方家订婚(订亲),俗称“报好”,男方送若干定金,由亲公携带,礼品由男方委派的几位姑娘送去。至女方家,亲公把男方带来的礼品清点给女方,但定金常在晚宴后移交。女方接到礼品便分给自己的亲戚,同时杀鸡宰鸭宴请亲公和同宗亲戚。翌日,女方设一席酒招待贵客。亲公离开女方家时,女方赠送千层翻底布鞋和布匹之类礼品给未来女婿。有的女方家人还亲自或派人到男方家暗中考察,若感到满意方同意订婚。订婚后一般不得反悔,否则要赔偿对方损失。自此,双方就以亲家关系互相往来,每年春节、中元节等重大节日,男方一般都给女方送礼品,到女方家过节。在这段时间,若女方遇农忙和红白喜事,男青年都要主动前去帮忙。男青年第一次到女方家,女方不得杀鸡、鸭招待,认为那样会断缘绝情。从订婚至结婚,时间长短不一,几个月至一年或几年均有。 结婚 订婚后,男方即筹集礼金(身价钱)送给女方,由女方家置办嫁奁。礼金视当地物价情况和女方要求定,改革开放前为300元左右,至2005年为5000~10000元。女方陪嫁礼物中有棉被、蚊帐、垫布、床单、枕头、枕巾、衣柜、提桶、面盆等物。还有布鞋不能少,布鞋除赠给丈夫外大部分敬赠男方的父母和房叔父老作为新媳妇过门的见面礼,凡获赠鞋者均要回敬给新媳妇一定的谢礼金,每双布鞋5~10元不等。这些布鞋是姑娘一针一线缝制和纳绣,其工艺之精粗,常被用来衡量新娘手艺的标准。故壮族姑娘未满16岁即练就了制作布鞋的本领。婚期相近,姑娘便日夜不停赶制布鞋,自做不及,便按尺寸,邀请房族姐妹帮工,最少一桌(10双鞋),多者达四五桌。出嫁之日,故意将千层翻底布鞋露挂于衣柜上面,让众人窥视品评,显示姑娘勤劳和多才多艺。举行婚礼时,若姑娘哥姐尚未结婚,男方要“挂红”,即送给姑娘尚未结婚哥姐一定的钱或物品,认为这样才不致于使哥姐吃亏。有的地方婚礼多在秋后举行,认为这时人闲心欢,能避雷雨,粮多物丰,宜办大事。 姑娘出嫁(俗称“龙垒”)前一个月,男女双方各选定相当人数的伴娘,一般各为4~8人不等。女方伴娘叫“牙送”(壮话),男方伴娘叫“牙祝”(壮话,也叫接娘)。并提前告知伴娘在衣鞋、巾裙、手镯、耳环、发簪等方面做好精心准备和打扮,出嫁当天新娘和伴娘的穿着从头到脚一模一样,叫人真假难辨。凡是被选当伴娘的姑娘们都感到光荣和满足,因为她们可以在婚期活动中大展歌喉和容颜,寻觅自己的意中人。 婚礼(接亲)日期必请道公择定吉日良辰,并征得女方同意。届时,男方接亲队伍打扮一新,提前一天往女方家送礼(男方礼品一般是酒、肉、米各60~75公斤和烟糖饼等)给女方父母主持操办婚事,并拿回新娘嫁妆(1949年以前,新娘嫁妆通常是棉被、蚊帐、枕头、木箱、面盆、布鞋等;1949年以后六七十年代,增加缝纫机、手表、自行车等,20世纪80年代后,又增添了洗衣机、电风扇、电炊具、消毒柜、摩托车、电脑、电视机、高压锅等)。当天,女方以震耳欲聋的鞭炮声迎接男方接亲队,摆设酒席,宴请宾朋。有的地方是新娘的亲朋好友聚集于女方家,协助新娘整理嫁妆,出嫁当天,这些亲朋好友(通常也叫“伴娘”,少则几个,多则十几、二十个)陪新娘一同前往男方家,还要有上年纪的一男(伴娘公)一女(伴娘婆)的亲戚同往,男方对伴娘须予特别的优待,尤其是伴娘公和伴娘婆。还有些地方,姑娘临嫁时哭嫁。村坊同龄姑娘往往被感召而来,陪新娘哭唱。夜幕降临,新娘家人声鼎沸,灯火通明,接亲队伍坐在祖宗堂下边饮边谈,双方伴娘同桌进餐。叙乡风民俗,礼仪趣事。用餐不久,伴娘“牙送”、“牙祝”对唱祝酒歌(壮话叫“比漏”)闹场。作客的“牙祝”唱“这里山青养得凤,这里水深藏得龙,门前流水架拱桥,村中瓦房飘彩云”。“牙送”回应“这里山秃鸟不爬,这里水浅难养虾,山陡小路客难走,篱笆茅屋姐莫夸……”。“牙祝”赞颂这里山好水好人更好,而“牙送”谦称此地山穷水穷人才乏,她们一褒一贬,一唱一答,妙趣横生。对歌通常是通宵达旦,听众流连忘返。 新娘离娘家前,由接亲伴娘牙祝挽扶到堂屋中央,三拜祖堂,感恩先人,然后新娘把一条象征吉祥的红绸彩带挂在胞兄或胞弟的脖子上,表示兄妹骨肉难舍难分,站在一旁的堂兄弟立即烧炮,祝贺婚事如意,双方兴旺发达。这时,新娘噙着泪花,向长辈一一跪拜后,牙祝挽着新娘朝大门走,不能转头回望,以免有损娘家福份。要出门时,新娘将手中事先抓好的米粒往后抛撒,由身挂红绸的同胞兄弟接拿,接得米粒越多越好,意味着妹妹虽已出嫁,但后家仍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出门时,鞭炮声响成一片,新娘亲弟或堂弟立于门口为其“转伞”,意指图吉利。接亲队伍抬着新娘嫁妆走在前头,新娘、“牙祝”、“牙送”同接亲队伍前往新郎家。途中若有两家新娘相遇,须交换手帕或鞋袜之类物品互相祝福,否则认为其中一方将“抢”走幸福而使另一方不吉利。若遇暴雨交加,闪电雷鸣,新娘须摔碎一鸡蛋,以求吉利。行至男方家门前,男方须给新娘一定的进门金,到男方家后,由接亲婆“牙祝”挽扶新娘到中堂与新郎跪于神台前拜祭祖宗、天地、父母,夫妇对拜,俗称拜堂,后由牙祝挽扶新娘进入洞房后,新娘即可自由出入与宾客相见。有的地方是新娘到夫家后先入洞房,晚上始行拜堂礼。花烛之夜,新娘由送嫁姐妹“牙送”相陪过夜,新郎要另室别居,夫妻没有同房。有的地方有唱婚堂歌的习俗,入夜之后在堂屋摆开歌场,通宵赛歌。乙圩、羌圩等地新娘在洞房花烛之夜往媒人或亲戚家投宿。次日,新娘与送嫁姐妹一道返回娘家,数日后,男方再择吉日接回新娘,夫妻至此始能同房。1949年前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新娘出嫁到夫家,新娘拜堂后,前门进,后门出,不和伴娘一道停歇、用餐。都阳、岩滩、乙圩、羌圩一带,青年男女结婚后,有不落夫家习俗,新娘完婚后,即回娘家常住,只逢年过节、红白喜事或农忙时节,夫家派人去接,才到夫家住上几日,后又返回娘家居住,屡次往返,直到有身孕,才往夫家待产常住。 1949年后,随着《婚姻法》颁布,废除包办婚姻制度,男女婚姻自主。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双方通过劳动生产和社交活动建立感情后,到政府登记,举行简朴婚礼,即算办完婚事。20世纪80年代后,结婚互相攀比,男方送彩礼、办喜宴花费五六千乃至万余元,宰杀七八头大猪,大宴宾朋之举屡见不鲜。 分拜鞋 中西部的羌圩、乙圩、岩滩、都阳、北景一带的壮族,“分拜鞋”是青年男女婚礼最热闹、最有意思的时刻,把婚礼推向高潮。 壮族姑娘经过恋爱订婚,到婚前2~3个月,父母就不再让其过多地做农事和家务,集中时间做布鞋。先选好鞋底布和坚韧的棉线,然后按脚板长短大小把布剪成长方形布块,粘上糯米浆糊并一块一块地贴,每只鞋底要用布十多层。纳鞋底时,线头的紧松、距离要一样,中间还纳上菱形的“九针”线。做鞋面时,女鞋要绣上各种花色,男鞋要车上各种线条。底和面做成了,最后打帮,即做成一双好看的布鞋。 壮族姑娘做鞋,首先是做相当考究的新娘鞋。除新娘鞋外,女方还为男方的家庭成员和直系亲属做鞋。姑娘出嫁时成亲的那天,至少送20~30双鞋,多的近百双。 婚礼那天,主家堂屋中间,摆着一对用红布盖好的八方桌,上面放着新娘亲手做的布鞋。参加婚礼的人,谁有份,自己心中有数。分拜鞋不能遗忘更不能遗漏。遗忘遗漏都是不礼貌,瞧不起人。被遗漏的人往往会大闹正堂,人们便谴责主家,主家就赔不是,或者以其他方式调和解决。拜鞋不能有贫富贵贱之分,人人同等待遇。分拜鞋时,女家伴、男家亲便彼此有礼貌地依次站在方桌的两旁。中间是主家的主持人——介绍男家的长老、亲戚。女方家是两位年轻、漂亮、善歌、未婚的女伴娘。主持人介绍到某位家人、亲戚时,伴娘就根据称呼随机应变的唱起拜鞋歌送给拜鞋。堂屋的大门,两扇小门以及堂屋两边的屋檐、墙边,里三层外三层站满了人,挤着看新娘的姿色、做鞋的手艺,听伴娘风趣的歌声。 分拜鞋仪式结束后,便是婚宴。也有些地方把分拜鞋安排在婚宴后酒酣客人散去之后。 哭嫁 哭嫁在部分壮族地区至今仍流传着。新娘出嫁下堂之前,对着亲人边哭边诉:“明日女儿将离去,扯着父母泪汪汪,儿像鸡仔远离窝,女像孤苗移他乡;雏鸟脱壳待哺乳,女儿出世靠爹娘,一日爹喂三道饭,三日娘哺九度浆;娘乳不是河中水,母奶不是树木浆,羊儿吃奶还跪母,父母恩情女难忘;临别时刻喊兄嫂,临走之前唤爹娘,莫像泼水丢儿去,莫给断线筝自扬……”。声泪俱下,其声其调颇具音韵节奏,如泣如诉的哭嫁歌令在场的亲人泪水涟涟,不少人还跟着哭出声来。 在1949年以前,婚嫁是一种带有买卖关系的婚姻,女家要向男家索取身价钱(礼金)和礼品(聘礼),嫁出门的女就等于卖出去的货,泼出去的水,是人家的人。且女子嫁人从此为人妻为人母,一年到头累死累活受尽奴役,钱财不能管,没有地位。因此,女子出嫁下堂时,依恋朝夕相处的父母乡亲而伤感,悲痛哭诉。一哭亲人养育之恩;二哭自己从此苦海无边;三是嘱咐弟妹孝敬双亲。哭嫁按外家、父母叔伯、弟妹之序而哭。哭外家及父母叔伯是在堂中跪对亲人而哭,哭弟妹是到村口送别时才哭。 1949年以后,破除旧陋俗,实行男女平等,姑娘出嫁兴高采烈,但一想到自己从此别离父母乡亲身边,亲人的养育之恩难以回报,伤感之情油然而生,至今部分壮族仍流传哭嫁习俗。 招婿 壮家有招婿入赘习俗,一般多是生女孩不生男孩之家招婿(俗称“上门”),以继香火。应招入赘者,多是家境贫寒或兄弟多的男子。赘婿者依俗享有与岳家子嗣同等义务和权利,即供奉岳家香火,继承岳家财产,生育子女多随岳家姓氏。 再婚 男子妻室亡故或离异可再婚。若元配亡故,再婚妻被看成元配的继任人,要以女儿身份恭奉元配父母,逢年过节,要象探望自家父母一样,去探望元配娘家,夫婿也要对元配父母及叔伯兄弟尊敬如初。女子丧偶或离异亦可再婚或者改嫁,丧偶的要待守孝期(3个月、1年、3年各地不等)满后,并征得家公家婆同意方能改嫁。子女一般留原夫家继承香火,也有跟母下堂。丧夫女子再嫁,一般不举行婚礼,要从侧门走出,不得从正门出嫁,要在晚上上路。 纳妾 1949年以前,普通人家是一夫一妻制,但有重婚纳妾现象,有的男子为享乐,专找年轻女子为妾(一般2~3个,多者达10多个);有的男子因元配妻子没生育或无男孩而纳妾,以求传宗接代。此陋习1949年以后已被禁止。 童养媳 1949年以前,贫苦之家或因天灾人祸,或因女儿过多无法营生,则忍痛将未成年女儿许人为童养媳,少年时与家婆同床,长大后方与男方同居,结为夫妻。此俗1949年以后已禁止。 生 育 壮族女子怀孕数月后,要请道公算命,如认为其命在孕期冲犯神灵,要备酒肉,请道公喃经解邪,叫“Guhgyaij”。如不犯神灵,则安然待产。婴儿一出世,家人便采来柚子叶、黄皮树叶等芳香叶子烧汤沐浴。第二天,由丈夫备一只阉鸡(有的地方生男婴带公鸡,生女婴带项鸡),一壶酒到外家报喜,称为报姜酒。外家及外家族中妯娌得报,即赶制衣物,筹集活鸡、蛋品、鲜肉等营养品,由外婆及外家族中妯娌带往看望产妇、婴儿,即送“月粥”,以示产妇吃了外家“月粥”,奶水多。婴儿出生第三天,要过“三朝”,请亲友吃糯米甜酒。小孩满月,择吉日要行解月礼,由产妇背上小孩,带酒肉之类礼品回娘家拜见外公外婆,当日回婆家,外家则馈赠鸡、羊、小猪等禽畜,还有粽子等。或办满月酒,宴请宾朋,外家及外家族中妯娌送背带、抱褛、布料等礼品,酒席规模,少则几桌,多则二、三十桌,亲友来贺都送礼金,有的还送高档用具,以为贺礼。经过“解月”或办“满月酒”后,产妇即可下地劳作,小孩亦可随带出门。 1949年以前,女了怀孕外出,回不到夫家就临产,即使在娘家,也要另搭茅棚作为产房,待满月后母子始能回家。未婚生仔被视为伤风败俗,母子备受岐视和惩罚,临产前常被赶到荒郊岩洞野居,产后回家要另搭茅棚居住,直至嫁人。 1949年以后,特别是改革开放后,旧的婚姻习俗被破除,壮族青年男女通过外出劳务、赶歌圩对歌自由恋爱,自由结婚,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成时尚。婚后夫妻感情如果破裂,均可提出离婚;鳏夫可续弦,寡妇可再嫁。缔结婚姻的程序大大减少,但是婚礼费用则日益增多,一场婚宴彩礼、酒席少则四五千元,多则上万元,甚至数万元。在羌圩、乙圩、都阳等一些偏远地方,2005年前仍残存“不落夫家”旧习。 丧葬 壮族家中如有老者,一般皆备有棺材,棺材用木棉、松、杉或椿木等大块木板拼合制成,平时可作谷仓用。若老人病重,子女即在家服侍,在外工作亦匆匆赶回,以求见最后一面。壮人对各种原因亡故者,分别采用不同的仪式安葬。老人寿终正寝,葬礼最为隆重。 老人临终,不得置之高床,须铺地垫让其静卧(一般在祖宗堂前),子女亲属围着守护。如其咽气,鸣炮三响,以示“报天、报地、报祖宗”,向邻里报丧。同时将尸体扶平放直,以免僵硬屈曲,为死者洗身整容 (男性剃头刮须,女性梳理),再用柚子树叶、黄皮树叶或紫番藤煎汤沐浴,换上寿服,穿上寿衣鞋袜。并派族中晚辈带白布一节到舅家报丧,将白布系于舅家神台八仙桌脚下,以示向舅家祖宗秉告某某已离世归仙,面告舅家全族,诉述殡葬安排,恭请舅爷下示,或派人前往督殓治丧。另派族中晚辈持白布、香、纸向道公报丧,将丧家意图报明道公,若开道场,则由道公组织人员参加;或由道公一人主持安葬。非正常死亡及生前从事道公、师公活动者,还需请师公跳神。向其他亲属报丧,派人前往或口头传讯。舅家知丧事,若舅爷亲临察看入棺,丧家孝男孝女须身披重孝,竹笠盖顶,列队俯首静跪,并由长子执酒三杯敬奉,第一杯舅爷泼地祭神,第二杯舅爷尽饮,第三杯舅爷回递孝子中之长者,以致还礼,然后由舅爷一一搀扶,孝男孝女方能起身,簇拥舅爷进屋视尸验容。装棺时,以长子名份的一块白布垫在尸身之下并从脚尖回叠裹至面部(一般1.2丈长),妇舅家白布放在尸背下,其余子女名份的白布可比长子的短一节,分层盖在尸身之上(覆盖白布节数,视死者亲生女儿和媳妇数来定,每人一节)。入棺时,在死者颈、腰、膝、脚等部位垫数枚银币(或铜仙),两手和口中舌下各塞一枚银币,待吉时一到,舅爷察验尸身,道公在棺旁念咒语,驱除棺内杂魂,身披重孝的孝男孝女跪“请”死者亡灵入棺,便由远房亲属将死者放入棺中。盖棺时,亲属哭唱哀歌,悲恸欲绝。棺木一般涂上黑漆,棺头首尾涂红色,写上或刻上“福”“ 寿”字。棺材内放些纱纸或草木灰,以防尸身腐烂脏水外溢。1949年以前,贫苦之家买不起棺材,即用竹垫卷尸入葬。1949年以后,已不见此类现象。盖棺后,丧家杀一只鸡或一头小猪祭于棺前,鸡或猪头对着棺木,两侧插明香,同时设死者灵牌,停棺待葬。棺木通常停放堂屋,灵灯寿烛,日夜不熄,孝男孝女,席地守灵,严格斋戒,不近荤腥。超度亡灵,请道公主持,有的是道公、师公、佛僧一起请,轮流念经打斋,俗称“做道场”。一般请两三个道公念1天1夜,有的闹3天3夜甚至7天7夜,即送上山安葬。20世纪50年代后期做道场已被劝止,“文化大革命”期间,道公、师公被取缔,1979年后,做道场又在一些村镇恢复。出殡前一天,逝者三亲六戚皆来参加吊丧仪式,吊丧者常带小猪或羊、鸡、纸屋、纸车、纸幡等来祭奠。舅家来祭奠,孝男孝女须头戴竹笠,身披孝服,列队于屋外迎候跪谢,待舅父扶起,孝男孝女方能起身,领舅父进屋。祭奠仪式一般在当天晚上举行,由一位旁系长者主持,男宾按亲疏、长幼先后次序至逝者灵前跪拜、烧香、奠酒、三叩首,之后扶起跪于棺旁之孝男孝女。 壮族惯用土葬。墓地由道公或地理先生选定,道公或地理先生看好年利月利方向,然后由旁族义务承担掘坟任务,在道公规定的出殡时间之前,将墓穴修整好。参加掘坟的旁族从坟地回来后,要先越过丧家放于门口的火把,俗称“过火”,不能擅自回自己家中,否则认为会引鬼入室后患无穷。要选吉时出殡,棺材通常从前门抬出,抬棺由旁族承担。出殡时,棺木上要盖一棉绒或棉毯,并由族中一人背柴刀领先“开路”,另一人打火把随之“照路”,一人手执“纸钱”,边走边撤,孝男孝女重孝护棺,头戴竹笠,脚穿草鞋,灰涂面点额,其余亲友吊客,跟后送棺前行。一路鞭炮声不断,哀声不绝。行进途中,不许棺材碰撞石头和路树,不得停放棺木。在灵柩未达墓地前,孝男需在墓穴旁转三圈,后与孝女跪于墓穴前方,不得抬头视棺。灵柩抬至墓地,停在“金井” (墓穴) 边上,由道公主持仪式,孝男孝女跪于墓穴前方,拜请死者亡灵入土,棺木落井时要燃放鞭炮。下井后,孝男孝女归回。主持道公先往棺上撒土3撮,然后由众人填土成坟,坟墓外形呈圆锥形,墓穴呈长方形,坟顶插纸幡。葬毕,所有临场之人绕墓3圈,不得拿回坟地上的竹木、泥箕等,以免亡魂跟着回归作怪。别坟回程,主家用柚果树叶烧水置于门边,让大家洗手洁净,方能入屋,共进“送终餐”。殡葬结束,孝男孝女破斋茹荤,但须继续守孝,孝期长短各地不一,一般父孝49天,母孝52天。“三朝”时孝男孝女要带酒肉到舅家“辞孝”,守孝期间,不能安睡高床,夫妻不得同房,不得外宿,不得剃头剪发,家中不得婚嫁,早晚进餐,给灵牌烧香、供饭菜,举行脱孝(或称“剃头”)仪式后,丧事才算结束。在治丧期间,还须在丧家一角落安一高桌,将女婿制作的纸屋置于其上,且将死者灵位放于屋内,表示死者有房住,不露宿。逢年过节要烧香供奉,一年后,择吉日(有的选农历七月初七日),请道公来念经,烧纸屋和灵牌,然后将逝者神位写于一张红纸贴在祖宗神位之旁,以示逝者已和早先逝去的祖宗共处。 新葬第一年农历二月初一,亲属要给死者补坟,叫“做初一”,第二年做二月初二,第三年做二月初三。三年后,在清明祭扫。 壮族民间,有一次葬(“大葬”)或多次葬的葬俗。一次葬者,即下葬后不再移动。而多次葬者,初葬过三五年后,择吉日(一般在农历“大寒”或“清明”)捡“金”(尸骨),按人体各部位抹净摆好置入“金坛”,选地再葬。数年后启坟探“金”,如骨殖色泽黄橙干爽,认为葬得其所,葬落吉地,即重整坟,不再移动;若骨殖乌黑或金坛进水,则要移往他处再葬,即为死者立碑,铭刻死者姓名及子孙姓名,以便后人追念。 少年儿童及成人未成家者病故,葬礼比较简单,也不举行“二次葬”。 壮族习俗,凡非正常(枪击、跌山、溺水等)和在外亡故者,其尸体一般不得抬至屋内停棺(有的地方甚至不让进村),而在村外搭棚停棺,后送山野安葬,葬礼比正常死亡者简单。15岁以下少年儿童病故,葬礼从简,婴儿夭折,不行葬礼。 禁忌 农事禁忌 播稻谷、玉米种时,忌讲鸟兽,认为会遭鸟兽糟踏。家中三代以内的人逝世忌日忌播种,认为种子发芽不全。忌办喜事,认为冒犯亡灵,招致灾祸。房前屋后不得种榕树和芭蕉树,认为“犯煞”,致人生病或减少寿命。 生活禁忌 正月初一忌下地干活,认为一年之中农活会被动,长年做不完;忌扫地、午睡、开车,忌说不吉利话;早餐忌吃肉类、杀生;忌洗衣服,特别忌讳在屋外晒衣服,认为那样会给全年带来“霉气”;忌打碎碗,认为不吉利;钱财不得外借,否则全年“败财”;不得舂米或碾米,怕日后造成家庭不睦。七月十四忌上山找稔果、番桃果,认为这时候鬼吃野果,人吃了会受鬼干扰而生病。平时忌妇女在大门口梳头,妇女忌吃双胞芭蕉等双胞果,妇女忌跨越栓牛马绳子,在客厅或火堂边,妇女忌从男人前面走过。男人忌从妇女晒衣裤下穿过。吃饭忌敲打碗筷。忌用狗肉供祀祖宗。道公忌吃狗肉。不论男女出门忌在社神、庙堂前拉尿、吐口水。出门赶圩做买卖忌煮饭或鸡蛋不熟。 婚姻生育禁忌 嫁娶忌打雷。忌在娘家生孩子。忌在娘家夫妻同床共枕。妇女坐月子忌串门,忌到神台祭祀。 丧葬禁忌 下葬之前孝男孝女及家属忌吃荤菜;办丧事期间,除道公师公外忌穿红装,忌喜笑怒骂和吵架。 其他习俗 碰蛋 壮族三月三歌圩,歌手用红色染料涂红的熟鸡鸭蛋互相碰击,被碰破蛋的视为输家,输家必须把破蛋交给赢家,同时还要唱首赞美歌给赢家。有些调皮青年用形如蛋状的鹅孵石染红冒充,一旦被众人发觉则要罚他唱一整天的赞美歌,唱哑嗓子,还受众人的起哄羞辱。碰蛋又是青年男女在歌圩上传情的一种方式。歌节那天,男女情人各自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个染红的熟鸡蛋、鸭蛋,互相碰击,先烂的一方为输,将蛋交对方处理,给对方吃;双方同时烂,就各向蛋吹一口气或用舌头舔一下蛋交换吃,表示情人婚后互听劝告。一般是女的吃蛋白,表示心象蛋白那么纯洁;男的吃蛋黄,表示一心不变。 碰蛋的来历有两种传说:相传很久以前,一个壮家青年爱上了土官的使女,土官知道后要把青年和使女杀掉。青年和使女趁夜逃走,土官忙派兵丁追赶。这对情人跑到河边,河水拦住了去路,眼看兵丁就要追到,他俩急中生智,爬上一株高大的千年古树。树上有一个大大的鸟窝,窝里有两个白光闪闪的蛋。他俩肚饿了,便要敲来吃,于是各人拿蛋相互一碰,两个蛋立刻破了,每个蛋中飞出一只大凤凰,凤凰各自背上一个人飞走了,兵丁追来扑了空。后来,他俩结为夫妻,获得了自由,于是他俩把碰蛋传了下来。另一传说是古时有两兄弟,每天辛勤打柴度日,但因财主压榨,家境贫寒,无力娶妻。有一天,他俩上山打柴,因娶不到妻子而在树下叹气,突然一个仙翁拿着两只雪白的大蛋飘来,叫兄弟俩各拿一蛋相互碰击,两蛋碰破后,各飘出一个美丽姑娘,兄弟俩便成双成对欢欢喜喜地回家去成亲。“碰蛋”这一活动因此被流传下来。 舞狮 春节舞狮是壮族传统体育项目之一。每逢春节,壮乡村寨便忙着制作或修饰狮头,然后在锣鼓的伴奏和罗汉的引导下,走村串巷,逐家拜年贺岁。各家各户燃放鞭炮相迎,并挂送“红包”。 在壮族人心中,狮子是力量和吉祥的象征。春节舞狮贺年,祈望新的一年风调雨顺,村寨平安,人畜兴旺,五谷丰登。狮子起舞前,先在社庙前叩拜。舞狮一般由两人表演,一人舞狮头,一人舞狮尾。舞狮队配罗汉、美女、顽猴伴舞。罗汉戴面具,手执葵扇,领狮起舞;美女多为男扮女装,仿姑娘碎步,娇羞答答地跟随罗汉,姗姗而行;顽猴撒野,忽而戏闹美女,忽而与罗汉作耍,忽而翻筋头,动作灵巧,引人发笑。舞狮毕,狮队还耍几路拳脚,弄棍耍刀,叠“人山”等。元宵节通宵舞狮罢后,进行“杀狮”聚餐,收起道具,等待来年。 春节舞狮之俗,壮族民间流传着一个古老而神奇的传说。相传很久以前,壮族地区森林密布,森林内经常发生动物互相争斗、弱肉强食的事件,闹得森林不得安宁。为了维护正常生活秩序,众禽兽自发商议通过比武形式,推选兽王统领群兽,老虎以其凶猛的威力,轻而易举地被推选为王,狮子自以为凶猛无敌,兽王之位非已莫属,姗姗来迟。在百兽经常活动的森林里,有一个幽深的地洞,洞里有很多妖怪,专捕各种禽兽,害得众禽兽和附近居民惊恐不安,大家请老虎去剿妖除怪。老虎以为自己是百兽之王,从无敌手,便豪不犹豫地进入洞中剿妖除怪。但妖怪力大无穷,没几回合,把老虎打得焦头烂额。这时满身邋遢的狮子正好从这里走过,听说了原委,便冲进洞里与妖怪博斗。妖怪一一被打死,狮子遍体鳞伤,艰难地爬到洞口动弹不得。当地居民发现伤痕累累、奄奄一息的狮子,连忙找来藤条把狮子拉上来,为它擦洗伤口,敷上草药。由于狮子奋不顾身地消灭了地洞中危害禽兽和居民的妖怪,使大家过上了安宁的生活,便要敬奉狮子为兽中之王,统管百兽,镇守地方。但狮子不肯受理。人们只好画狮子像挂于村口,并在其额间画上“王”字,以镇吓妖怪。后来,人们为了辟邪禳灾、驱鬼逐怪、祈求平安,各家各户在门上画贴狮子像,逐步发展为用竹篾编扎、外用彩色纸剪糊成逼真的狮子头像,并以布条拉成其身,到村中或附近无狮之处舞动,各种妖魔鬼怪吓得纷纷逃循远去。久而久之,舞狮以辟邪求吉便约定成俗,并演变成为壮乡春节必不可少的一种喜庆娱乐活动。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