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大化奇石

漫话奇石质色

发表时间:2017-01-13
?漫话奇石质色
要判断一块奇石的品相如何,主要就是看它的质、色、形、纹、皮、意。由于形、纹、皮、意都是构成造型或图案画面的基本要素,比较直观,所以较少有是否重要或可以被忽视的争议。但质色就不一样了,决定它们的是构成奇石的各种矿物成份和晶体结构,能感知却不好准确定性,分歧也由此产生。比如在一些玩长江石石友中存在的“玩长江石应重画面轻质色”[1]观念就比较有代表性。那么,质色在赏玩收藏奇石中究竟如何定位才恰当呢?
为了更好地说明这个问题,就让我们先从日常生活中的一个现象谈起吧。这就是凡属高档物品,除了做工好外,用材选料都会十分讲究。比如一件衣服或一款家具,如果仅仅是样式新颖做工好,而面料或材质普通,则是无论如何也难入精品行列的。一款用紫檀、金丝楠木或黄花梨等名贵木头制作的高档家具往往会动辄价值数万、数十万甚至更多,而用普通硬杂木的即便有最考究的做工也未必能让内行入眼。人们之所以如此看重各类物品的选材用料,理由可能很多,但只有质地最为优良的材料才能制作出最高品质产品才是根本。
就拿做家具的紫檀、金丝楠木或黄花梨等来说。首先是它们的颜色本身就很诱人,抛光后不用上漆就能透出一种金属光泽;其次是纤维非常细,适合雕刻,能做出最为优美的造型;第三则是应力很小,不会像普通木头那样遇冷热干潮变形,是真正适宜被长期使用乃至收藏的。不仅生活用品如此,一些艺术品也一样。就说书法吧,从书写的角度看,凡是纸张都可以在上面写字,但书法家们却只爱宣纸,即便是书写效果最为接近的毛边纸和高丽纸,也只能混个练字角色,而极少被用于创作,就是由于它们的质地达不到要求。
再来说奇石吧,尽管它不同于衣服、家具或者书法作品,但有一点却是相通的,就是它们都能满足人们的某种需要,具有一定的使用价值。比如衣服可以供人穿戴,家具可以供人坐卧,书法可以供人欣赏,奇石的使用价值就是可以让人赏玩收藏。如果没有这些使用价值,它们可能就不存在了。人们之所以在意它们的优良面料或使用材质,也都与其使用价值有关。面料好的衣服穿戴起来会更挺括舒适,材质好的家具会更有利于养护或营造雅致氛围,用纸上乘的书法作品不仅能彰显品味而且会更有利于保管……同样的道理,奇石要讲究质色,也是实现其赏玩收藏等使用价值的客观需要。
   人们赏玩奇石,就免不了会用眼观、用手触、用耳听、用鼻嗅……,质色一流的当然就会让人看起来顺溜、摸起来舒服,闻声心生眷恋,辨味神清气爽……相反,如果是视觉污浊杂乱、触感扎手刺肤、发声嘶哑沉闷、气味怪异不堪的,人们还会有赏玩它的心情吗?而且对石头来说,判断其质色优劣,主要就是看它们的坚、细、韧、润、透质地和艳丽色泽。一般来说,硬度越高,比重越大,其晶体结构就越是细腻、紧密、温润,也就是人们一般所说的石质更好。这样的奇石当然就不易破碎风化,更便于长期保存。再则,硬度越高的石头,被大自然侵蚀或冲刷成型和浸染形成各种图案画面的难度也会越大,从而使它们的稀有程度更高,也正好符合了 “物以稀为贵”规律,更加具有赏玩收藏价值。
人们在赏玩收藏奇石时之所以要看重质色,除了实现其赏玩收藏等使用价值的需要外,受文化传承的影响也很大。我们知道,中国的石文化和玉文化一脉相承,从某种程度上说玉就是石、石中则本来就含玉,也因此使得一些奇石在命名时都特想和玉攀亲。比如福建把本地产的九龙壁称“华安玉”、云南把本地产的一种黄蜡称 “黄龙玉”、四川把本地产的一部分长江红称“长江红碧玉”等,就很典型。而且,这种把石头质色用玉来做参照的情况也并不是近现代才有,比如宋代诗人方岩概括灵璧石的诗句“灵璧一石天下奇,声如青铜色碧玉”[2],就一直在被广为传诵。质色是玉的根本,玉玩的就是质色。奇石和玉的这种千丝万缕联系,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质色对于奇石的重要性。
也正是因为质色在奇石赏玩收藏中具有其它因素无可比拟的基础地位,所以才造成了以质色见长,却又形、纹、皮、意具有特点的大化、彩陶等广西红水河石,从一被发现就受到了人们的热烈追捧,仅用数年时间就一举颠覆了灵璧、太湖等传统名石的领袖地位,主要产地柳州也因此赢得了“中华石都”美誉。有人可能对此有点不以为然,甚至会觉得有太多偶然性或者干脆就是舆论引导和人为炒作的结果。但问题是,戈壁石并没有被炒作,长江石中的长江红和绿泥石也没有被广泛宣传,它们却一样走俏,至少也是要比同一地域或产区的其它石头更受欢迎。如果不从质色上找原因,这种现象可能就真有些难以解释了。
质色对赏玩收藏奇石确实非常重要,这是根本不可以被忽视的客观现实。但质色毕竟只是奇石的一个方面,是不可以被无限放大的。之所以要这么说,是由于在奇石界,确实存在一种误区,就是有些人认为奇石的“质”和“色”,都可以成为独立赏玩要件[3] [4] ,通俗讲就是认为大化、彩陶甚至蜡石等以质色见长的奇石可以单玩质色。而事实却是,至少到目前为止,除了宝、玉石外还没有一种石头是可以只讲质色而不看形、纹、皮、意的,即便是宝、玉石也需要进行外形加工修饰后才能被人们接受,俗话“玉不琢,不成器”所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就是说,质色受到赏玩收藏奇石的人们看重很正常,就好比人们希望看到的美女都需要有凝脂般滑腻肌肤一样。但光洁肌肤并不是构成美女的惟一要素,如果她五官不正一样不会被人喜欢。同样道理,单有一流质色的石头同样不可能被人们认可,要招人喜爱,它就还必须要有出众的形、纹、皮、意。比如大化石和彩陶石,它们是以质色见长,但具体到每一块石头时,人们还是要看它的出神入化之纹、鬼斧神工之形和匪夷所思之皮……别说是既无纹又无形的,即便是只有纹而形状差强人意或只有说得过去的形而纹理不招人待见的,也一样会被真正的玩家当垃圾抛弃。
    质色是人们赏玩收藏奇石时必须要认真考虑的重要因素,但也并不是只要有一流质色就能被人们认可,那么只有出众的造型或图案画面的石头是否就可以例外呢?答案也不言而喻。这也好比一个女人,尽管五官端庄、胖瘦适中,但却肌肤槁枯、面色灰暗,人们怕连把她往美女上联想的意识都不会有。当然了,对质色的重视也应该有个度,由于受地质地理等各种条件限制,并不是所有的石种都可能像大化、彩陶那样拥有一流质色,比如以图案画面见长并充满文化气息的长江石,就不可能用红水河石的标准来要求。但降低标准不等于没有底线,更不能被无原则地滥用。就像一个五官身材均很出众的女人,如果仅仅是肌肤稍差一些,人们的评价也还不至于太低,但若是已到了差得没法面对的程度,则就肯定要另当别论!
也就是说,对不同的石种石类应该允许有不同的质色标准或者说底线要求,但却绝不是可以不看重或者被轻视。尤其是在质色方面本就属弱项的,在选择或者赏玩时,就更需要先看看它的质色是否达到了起码要求,然后再观察其形、纹、皮、意……而不是相反。熟知的一个桂林玩家黄伟光先生曾说,他的玩石启蒙老师广西玩石大家孙运民老师指导他玩石时曾用过一个很形象的比喻:一块煤渣,就算有着维纳斯般的优雅造型,具有一定的观赏性,但其收藏价值也是有限的。他还始终记着孙老师送的一句话:“玩石不讲质,无异于习武不练功。”由于感觉这句话确实对我们赏玩收藏奇石有指导和借鉴意义,所以就引用了过来,想以此与石友们共勉,不知可被认可否?
 
相关附件: